• <object id="ezcl0"></object>
    <big id="ezcl0"><em id="ezcl0"></em></big><th id="ezcl0"><video id="ezcl0"></video></th>
      <nav id="ezcl0"><video id="ezcl0"></video></nav>
    <pre id="ezcl0"></pre>
      1. <center id="ezcl0"><menu id="ezcl0"><track id="ezcl0"></track></menu></center><th id="ezcl0"><option id="ezcl0"></option></th>

        <pre id="ezcl0"></pre><code id="ezcl0"><nobr id="ezcl0"><sub id="ezcl0"></sub></nobr></code> <code id="ezcl0"></code>

        <code id="ezcl0"><nobr id="ezcl0"><track id="ezcl0"></track></nobr></code>

        1. 更多..
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收藏本站 | 设为首页
           
          • 1
          • 2
          • banner2
          • 通用Banner
          产品分类
          联系我们

          深圳市高盛试验设备有限公司

          联系人:

          杨叶勇    13760149721  

          公司总机:0755-28162899 

          售后服务热线:0755-29405186

          传真:0755-28162826

          邮箱:13760149721@139.com

          官方网址:www.glennherbal.com

          地址:深圳市龙华区观澜街道启明社区裕昌路95号泰顺工业园D栋1-2楼

          官方公众微信号:shenzhengaosheng2015

            新闻动态      
          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>> 新闻动态 >>浏览详细
          捡些旧梦来回忆
          发布日期:2018-08-13 16:58

          捡些旧梦来回忆

          文件编号:DCC.WIP.20180813 文控编号:shengaosheng20180813-001  制作:杨叶成   版权:高盛试验设备

          --未经授权不得转载--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的生活伴随着科技的发展,变得太快了。我们真的来不及好好感受,又被覆盖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 以前都说农村穷,农民苦。现在,农民开着小车去田间地头干活,休息时还可以在地里集结唱歌跳舞或排练节目。就连那些平时游手好闲、好吃懒做之徒,如今也赶上精准扶贫的大好政策,享受到各种“白日梦”般的帮扶或抚养政策。他们领着稳定收入,甚至还实现移民搬迁进城的美梦。那些衣行住食及用品,当初我们想都不敢想的东西如今轻而易举地走进普通人的生活,不再是什么破天荒的事。昔日“网上购物”“不带钱出门走遍全国”等等这些科幻般的生活如今已不再是神话。所有的这些,都让那些曾经报怨日子苦,动辄喊“我愿死了”的人,如今也都在唱“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”!

                 然而,回望过去,在那二三十年前的一段时间里,我们却因为一些新事物的出现,打破了我们太多的三观。很多新物事给我们带来激动的同时,也常常伴随着太多的质疑、冷嘲,甚至是悲剧。

          01

                小时候,只是因为我家在村里拥有了一台缝纫机,我的童年便充满了自豪感。那时,缝纫机虽不是家家都有,但针线活却是成人必不可少的一门技术,要是学会了缝纫,那就更吃香了。每到农闲,村里经常有一帮种姑婆婶姨之类大人跑到我家排队缝补衣服。随之,也带来了我的同伴,大伙故意围着那台缝纫机捣乱,听着大人的那顿臭骂,心理反而格外得意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 上初中之前,我几乎大部份的衣物都是我妈给做的。偶尔有哪一个到街上买一套新的款式,很快就会传遍全村。大家都来研究怎么裁剪,然后争取给自己或家人也仿制一套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 村里的世敏哥,人长得很快,高大,18岁就比大伯高出半个头。到了开始会注重穿着形象,以引起村姑注意的年龄时,他硬是闹着大伯给他缝一条“喇叭裤”。但是,家里穷,他爸主要是认为那个布料用得太多,是适合不用干农活的人穿,就坚决不同意。世敏哥偷偷地扛了两袋黄豆卖给小商贩,然后自己上街买回面料让别人帮缝。结果,还没得穿上就被大伯发现。大伯操起那把大扫把就追打。世敏哥冲出院子,一出门口就因为滑而摔了一跤,大伯上去就是猛打一下。还想再打,世敏哥不服气,翻滚起来朝围墙跳出,结果失手又摔了下去。头破血流,严重脑震荡……至今50多岁了,依然保持着几岁的脑子孑然一身。

          02

                 我爸是1970年就进入民办教师的行列。先在教学点呆了2年,然后回到村里的小学,一干就是41年。直到退休都没挪过窝。就是在那个小小的天地里,教出了几代学生。打破了很多的山村教师的纪录。在那个样样都要票才能买到的年代,我爸还算赶了个时髦。凭着一个月22块钱的工资,硬是给家里添置了不少硬件,还买了像缝纫机这样的“大件”。后来还用“国库卷”兑换了村里的第一口压力锅。最重要的是,在关键的时期,他还给我叔叔积攒了300多块钱让他娶媳妇,最后才考虑武装自己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 五十岁左右的人可能猜到了:那就是手表和单车。手表是干部的形象,身份的像征。而单车自然是个很好的代步和运输工具。单车买回来后,相当于现在的人买小车,是裸车,回来还要加装一些配置,讲究的是适用与美观。如在“三脚架”上方加个自制的儿童坐椅,后面把行李架,就是这架单车,载着我们全家人的荣耀与幸福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 据说,在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,单车的品牌不多,大家都能猜到,就是一架上海的“永久”牌单车。上百户人口的村子,单车也不到5架。所以,除了亲戚,只有跟我爸关系最好的同事和朋友才能借到。他们借用赶集、走亲访友。还车时,少不了稍给我们姐弟几颗糖果之类的,那种优越感哪是今天人家借用你的小车所能比的!更为重要的是,就是那架单车,不光是我们全家三代人的教练车,还成了全村上百人的教练车。如今,车子早就变成废铁卖掉,但那些修车的工具却仍然存在。那个打气筒、扳手、锉刀和启子都仿佛还在讲述着那个年代的产品质量是多么的好!

                 我爸要是偶尔把车子摆在门口检查一下,或是真的补个轮胎,立马会围上一二十个人。个个都争着帮递工具、扶车子或出主意,然后,唠了半天与车子无关的话题。直到车子收进家了,还不肯散去的场面,如今去哪儿找!

          03

                 我叔叔曾经是中国较早兴办乡镇企业的老板。他上过高中,毕业后回到村里,生产队长立马安排他当会计员。虽说不能吃香喝辣,但是农活却是不用干。一天可以轻松地给队员计工分,自己却是可以记着和队长差不多一样高的11分。而一个强壮的劳动力一天最高也就争个12分。后来他还兼任了村里的民兵队长,天天领着几个人挂一支步枪在村里巡逻,唱着都是保家卫国的歌。好威风。不过,好景不长,土地实行包产到户,他得亲自下地干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 经历几年的苦日子后,叔叔到村里的矿场挖矿去了。爷爷日日骂他没出息,是个短命鬼,尽早会被矿泥埋掉。还是那句老话,知识改变命运。不到两年,叔叔当上了矿场场长。这个场长,其实,也就一个负责调度的记录员而已。整个矿区也就他一个负责人,其他各队挖矿的人也是自由组合,有矿了就跟我叔说一声联系镇里的民矿站派车子运输而已。几年后叔叔进到镇里的民矿站,再转入镇里的企办公室。从此,他们有机会合伙办起了一家选矿厂。其实就是那种最粗的加工,把从矿山拉来的矿进行简单清洗,然后晒干,再进行粉碎打包,再拉出去。即使是那么简单的工序,它也是我们当地曾经响当当的乡镇企业。每年都可以写进镇里的工作报告,镇长会眉飞色舞地说某某选矿厂年产多少多少产量,产生多少的利润,上交了多少的税收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 上个世纪90年代初,当我们还沉浸在电影中,香港的黑社会老大用的那个砖头大的“大哥大”移动电话时,我叔叔却用上了比那个还小的移动电话,名噪一时!乡镇的领导出差还经常借去炫耀,成了在外招商引资最引以为豪的一个门面,更是一个地方经济发达的象征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 后来,又出现了比较大众化的寻呼机,有人叫BP机,也有叫CALL机。社交场合最流行的一句话就是“有事您CALL我”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 读大学时,有个同学,买了一台最为高档的中文机,是可以接到文字信息的那种机子。个个都围上去,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对那台机子的羡慕。然而,他收到最多的寻呼文字都是他姐夫发来的:“周五放学后,回家吃饭。”而他最想接到的那个女生宿舍的电话却一个学期都没打来一次。终于,到第三个学期,在一个周末聚会后,他把它摔得粉碎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04

                我经常乐此不疲地与小孩分享的故事就是我们那个年代的电视。1987年,县地质队进到我们村。他们带来了一台黑白电视机。通过架设天线接收到一个台,我们周边几个村几千号人第一次近距离地看到了电视。虽然屏幕上的“雪花”闪动经常夺走了大部份的电视画面,但是,依然没有削减我们看电视的热情。

          地质队的工作人员知道村民晚上会来看电视,他们就把电视机摆在矿区的斜坡下,任凭村民席地观看。每晚五六百人,最多时上千人望一台十七吋的电视机,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。现在的人的是无法想象,为了看一集电视,大家相互维持纪律却是多么容易的一件事。只要一到播放电视剧,大家都情不自禁地屏住呼吸,就是被蚊子咬了都舍不得使劲拍,都在尽可能地静静地收看。一旦有人发出声音,少不了遭来大家积怒已久的最劣质的语言毒骂方才解恨。

          只有村里那几个有文化的人,他们才有发言权。我还记得,当时播放的影片叫《水浒》。林冲被发配途中,又遭奸人陷害,经过那几个读过《水浒传》的人的讲解之后,我发现身边好几个爷爷奶奶都哭了。

          05

                 还是说电视。1988年年底,我们村通电了。村里有三户人家率先买了那款14寸的黑白电视。刚有电的前两年,是村里面社会治安最好的时期。大家白天拼命地干活,都想晚上早点收工去占个好位置看电视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 有电视的那三家就成了村里新冒出来的“望族”,他们家的老小几乎都可以面对看电视的所有人进行呵斥。前来收看电视的人也自然觉得矮三分。大家也很自觉,见到主人家还有未做完的事,大家都自觉地帮忙,为的就是让主人家早点打开电视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 我们差不多不分什么节日,也不管是大年三十晚还是初一,大伙都是盼着早点冲进他们家守着那台电视。刚有电时,供电很不正常,经常一遇到刮风下雨又突然停电,此刻又是一片骂声久久不息。来电了,又是全村一片欢腾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 也许是出于对我们姐弟的可怜,第二年,我家也买了一台电视机。从此,每年都守着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。可是,最近几年,我们似乎都不太感兴趣了。全家人远的从千里之个赶回来团圆,结果,坐在一起,话却不多了,都忙着收发新年祝福。再后来就忙着收发那种娱乐红包,浏览微信。智能手机给我们带来了方便,也带走了我们很多的亲情以及很多的说不完的爱与恨!

           06

                 追忆童年的乐趣,心潮澎湃,感慨万千。我相信,我们这一代人,以及之前的祖辈,玩具都不是靠买的,而是靠自己动手做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 为了修一个车轮,我差点挨镰刀修去了下巴;为了刨个陀螺,我刨废了左拇指;为了给的竹筒枪找“子弹”,我们跑遍山上去抢花椒和其他说不出名的小野果;为了斗高跷,差点鼻子没了……风险与快乐并存,友谊在打斗与分分合合中成长。

                 我们可以骑在牛背上过河嬉水,可以在女孩子的跳绳、踢毽子和抛石子中分享男子汉的快乐。儿时的玩具,手枪、陀螺,高翘、毽子,石子,那一种不是自制的?那一种玩具玩法的背后不是一串串伤痕累累的故事或含泪的大笑?

                儿时的水果零食,那一种都是直接摘下就放心地吃,就是在在牛类火堆里烤玉米,在田间地头房前屋后摘下的那些地稔、覆盆子、拐枣、无花果……我们又何曾担心过?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      如今,当大部分的快乐都是靠回忆时,我有一种莫名的恐慌。大家都是在忙中度过。时间,一晃就过去了那么多年。时间都去哪了?什么时候时间能稍作停留,让我们再听听回荡在耳边那挥之不去的哭声与笑声!

          --未经授权不得转载--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联系电话:0755-28162899 传真号码:0755-28162826 

          公司地址:深圳市龙华区观澜街道启明社区裕昌路95号泰顺工业园D栋1-2楼

          http://m.laohuagui.com

          公司手机网站
           深圳市高盛试验设备有限公司   版权所有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网站ICP备案号: 粤ICP备15118126号-2
          一个人在线观看的www片,日本黄页网站免费大全1688,狼群资源网在线视频观看,中国女人内谢69xxxx免费视频